Monthly Archives: February 2009

好音乐:The Last Shadow Puppets(末世皮影)

前几天翻杂志看到Burberry的新香水The Beat For Men是为Arctic Monkeys以代表的音乐所启发,其音质和时尚特色就是不作,看似不修边幅,但却精致(effortless)。 得知Arctic Monkeys的主唱去年组了一个新团The Last Shadow Puppets,我顺藤摸瓜,听了一下。两个很可爱的男生做了一张很精彩的巴洛克流行专辑。融合了古典音乐和摇滚,音乐十分有质感。他们这张The Age of Understatement很精彩,我非常推荐。   

Posted in Entertainment | Leave a comment

勿忘草惹得祸?

去年在北京家乐福买了一些花茶,包括一包“勿忘我”。第一次喝勿忘我,我正好川菜回来,眼皮上立即长出大包,最后成独眼龙。当时我主要怪川菜。最近我又搜出了这包勿忘我花茶,喝了以后,脸上又长一些有的没的,让我很不自在。而且勿忘草有一股很重的腥味。 勿忘草本是补血补肾,美白肌肤的花茶,但在我这里却几乎成了毁容茶。我想可能是我的体质不适合饮勿忘草吧。

Posted in Food and drink | Leave a comment

新清洁面膜:De Tuinen Tea Tree Masker

De Tuinen(花园)是荷兰一家专营健康食品及日用品的连锁店。前两周我在阿姆的De Tuinen买了几支面膜,包括昨晚刚开始使用的这支De Tuinen茶树油清洁面膜。在荷兰来说,大约7块欧元左右的这支面膜算是十分便宜的了。 首次使用的效果并不是让我十分满意。这支面膜挤出来是黄色的,不像我之前用的情节面膜那样有稠密的质地。抹在脸上,这款面膜感觉总是没有够。按照上面的说明,我带着面膜大约20分钟,然后冲洗掉。看看镜子,觉得皮肤很干。同时清洁的效果也不如之前用的曼秀雷敦(实惠、有效)。可能是第一次使用还没有适应的原因吧。下一次我会涂厚一层面膜看效果如何。

Posted in 面部 | Leave a comment

去屑洗发水:Ket Schuppen Shampoo

去年复活节在德国科隆逛药妆店,买了Ket Schuppen Shampoo。之所以买这款洗发水是因为其中2%的Ketoconazol成份。Ketoconazol是十分有效并安全的去屑成份,比海飞丝用的Zinc要强很多。不仅如果,Ketoconazol对于各种头皮疾病也有很好的治疗效用,甚至可以抑制脱发,是许多脱发人士的首选治疗成份。 这瓶洗发水我每三天一用,主要当作彻底清洁洗发水使用。长期使用各种洗发、护发产品以及发胶,头发头皮上有各种残留,必须定期清洗以保持头皮健康。一般每周一次用彻底清洁洗发水就够了。 德国真是买一些特殊药物的好地方,很多在其他国家需要医生处方才能购买的药物,在德国药店的柜台就可以免处方买到。德国生产的药妆品也总让我觉得使用安全。

Posted in 头发 | 2 Comments

调情

调情让人年轻,也让生活充满情趣。会调情的人也显得俏皮性感。

Posted in Health and wellness | Leave a comment

解酒方

昨晚赶了三个酒场,喝到临晨5点。迷迷糊糊中跳上计程车回家。衣服都还没有脱完,就开始呕吐。睡不着,开始有幻想。接着肚子难受,开始跑厕所。最后躺到冷冰冰的地板上,不省人事。 一方面我向自己保证要戒酒。我知道自己不能控制,最近夜夜笙歌,唯有戒酒才是出路。另一方面,我也寻找到一些解救的良方: 吃水果,帮助胃消化酒内的毒物,香蕉很好; 喝水,吐到严重脱水了,所以要补充水分; 吃油腻的食物,补充吐掉的胃内油分; 可乐,补充能量,并且帮助分解酒精内的毒素; 薄荷糖,帮助平扶痛腹。

Posted in Food and drink | Leave a comment

排球杀手

礼拜天我去Utrecht打了一天的排球比赛,杀气重重。到了最后,我的腿部肌肉开始局部有抽筋迹象,脚趾头也通到不行。今天认真看脚,几个脚趾头有淤血。估计是我的脚趾甲太长了,跑跳时和鞋袜挤到瘀血。 昨天我在Time Travel网站上买了澳洲Emu Oil,据说可以通经活血。这两天我期待邮递员送货来。

Posted in 腿脚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