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May 2010

补C喝苹果汁

记得小时候电视广告说C的时候,总是柳丁、橙汁一类的。不过最近看电视才知道,原来橙汁的C并不是很健康,因为橙子里面的糖分还是很高的,热量也很高。电视推荐说,要补健康的C,还是要喝苹果汁。 其实补C最有效的是西红柿,但西红柿汁很不好吃。作为每日饮品的话,我还是推荐苹果汁。

Posted in Food and drink | Leave a comment

德国的Lena太神奇了

德国的Lena是今年的欧洲歌唱大赛(Eurovision Song Contest)的绝对赢家。说实话,去年挪威那样的一首歌都得奖,我还真为欧洲的音乐担心。看到今晚Lena表演Satellite,我才叫心服。她的声线十分Bjork,但她的表现更现实一些。她把她的口音化作她的优势,用corky来形容她最贴切不过了。她的首张专辑『我的磁带机(My Cassette Player)』在德国大卖。http://www.tudou.com/v/iJ0uexZA8xA/v.swf

Posted in Entertainment | Leave a comment

妮维雅细致嫩肤防晒霜SPF 30(Nivea Anti-Ageing Face Sun Cream SPF 30)

夏天不宣而至,而且太阳大得很。偷懒了许久的我又开始用防晒霜了(其实每天都应该用的)。我原来很推崇的La Roche-Posay Anthelios XL SPF 50+ Melt-in Cream却一直给我的皮肤制造问题,于是我将它暂停一段。在Dirk逛时正好看到妮维雅细致嫩肤防晒霜SPF 30(Nivea Anti-Ageing Face Sun Cream SPF 30)在做特价,才2块多欧元,就买了试试。结果还真不错。 我在用上防晒霜之前都先涂一层日霜做底,我之前冬天不喜欢的Biocura深层抗皱精华素却十分好用。用完之后,我现在又用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De Tuinen芦荟日夜霜,也很不错。然后,我才涂上防晒霜。 妮维雅细致嫩肤防晒霜SPF 30呈黄色,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。在脸上很容易摸开。虽然它宣称不油腻,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小油,尤其是涂上一段时间之后。当然,这也可能是我的皮肤问题。它的防晒效果也很出色,今天我在烈日下晒了大半天,就补了一次,回来脸没有被晒黑。最重要的是,我的皮肤至今没有什么负面反应,这很好。

Posted in 面部 | 2 Comments

香水权力

今天晚上终于看了『香水(Das Parfum)』,由徐四金1985年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。影片虽然以香水为主线,但讲的却是权力。在那个阶级分化明显的社会中,没有权力的人就没有香味,而就不存在。因此,男主角在其生活环境中也将人简化为味道。他只醉心于采集香味,收集权力。但当他终于完成之时,他才意识到纵使拥有了万人景仰的香味和权力,自己却没有爱与被爱的能力。 这是一部很悲哀的影片。看完之后,我突然对香水有点反感。我也害怕自己太专注于物质,太为物喜,太为己悲。很漂亮的一部电影,很推荐。

Posted in Entertainment | Leave a comment

买自行车

这个月初我参加了一个所谓的自行车抽奖活动,昨天收到信,通知我没有被抽中。我的自行车(排球教练送的)已经没有办法骑了,每天上下班都要在半路休车链。今天从The Amsterdam Dungeon出来之后,我就去买自行车。 结果在Beurs van Berlage旁边的地下室里竟然有卖二手车的,我看中了一辆130欧元的(附加一把锁)。看起来还很新,但我其实想要一辆旧一点的,这样不会容易被偷。不过其他旧一点的都比这辆贵,或者就是不能骑。最后我买了这辆车,店主还帮我把一切登记手续做好,很方便。 这是我生平买的第三辆自行车了,不过是第一次在荷兰这个自行车大国买车。希望一不要出太多故障,二不要被盗。

Posted in 配件 | Leave a comment

灰指甲(Onychomycosis)

我今年夏天不敢穿拖鞋了,因为几个月前我发现我的脚指甲像瘀血一样的颜色,很难看。后来上网阅读才发现原来这叫“灰指甲”。灰指甲一般是细菌感染,指甲变形、变黄、变深,甚至甲板脱落。灰指甲引发的原因有几种,其中和我相关的应该是运动、以及穿的鞋太小码。这样指甲时刻受挤压,细菌就进去了。 到处查找处方,也没有说什么可以治好的。倒是有人说白醋和茶树精油可以做治疗的偏方。我正好有这两样东西,试一段时间,再看看效果吧。 太可惜了,因为我上个月在鹿特丹的de Bijenkorf看到Marc for Marc Jacobs的罗马斗士凉鞋,很想买,但灰指甲让我无法穿这双鞋。一个包扎严实的夏天。

Posted in 腿脚 | Leave a comment

剪短发

这个周一我要参加一个朋友的庆生会,是在一艘船上举行,还挺隆重的。于是我算好提早一个星期去剪头发。星期日我走了几乎全城都找不到开门的理发店,最后脑子开窍,跑到中国城去看看。第一家看到的理发店就开门迎客,太高兴了。进去和理发师聊了一会儿,头发剪好了。比我想象中要短,不过剪得很好,所以我也很开心。还是中国人会做生意。最后似乎他们还给我打了折扣,原来门口看到18欧元,结果只要了我15欧元。更开心了。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说我的新发型很好看。又开心了。 星期一我就会顶着这个短头发去参加庆生会。而且是在船上,我还会穿照片里的条纹衫去,很水手。

Posted in 头发 | 1 Comment